好想离个婚小说-江巧然曲明盛by紫薇小说
好想离个婚小说-江巧然曲明盛by紫薇小说

好想离个婚小说-江巧然曲明盛by紫薇小说

分类: 游戏竞技

时间: 2021-07-2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好想离个婚》小说主角江巧然曲明盛,是由作者紫薇著,全文讲述了:江巧然美貌异常,第一次见面和曲明盛见面的时候就被他的相貌给惊到了,毕竟一个人气质如此好但样子真的不可恭维,但曲明盛这张脸看着看着好像也习惯了。

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江巧然一瞬间无法反驳了,因为她的确很漂亮啊。她也曾经站在镜子前,因为自己的美丽漂亮而发了三分钟的呆呢。

怎么说呢,说仙女下凡也不为过吧。

可是她这么漂亮,他这么丑,配吗?万一结婚生的孩子像他怎么办?对她的眼睛来说,不是双重折磨?

曲明盛淡淡一笑,往身后的栏杆上从容一靠面对着她笑问:“是不是觉得我很丑?”

他这样直接,倒让江巧然不好意思面对他坦然的视线,心虚的偏过脑袋。

原来他自己也知道他自己丑啊,那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是这样说,其实她知道人对于美丑没有选择的权利。

漂亮与丑怪不得谁。

而且每个人也没有绝对丑这一说,只是每个人喜欢的款形不一样。

比方她就喜欢那种浓眉大眼,五官立挺,肤色白皙,一笑露齿的那种阳光帅气大男生啊。

而眼前这个呢,肤色黑,眼睛小,除了身材看着还行以外,他真的没有哪里是值得人夸的。

虽然江巧然没有明说你就是丑啊,但是她的表情,瞎子都看得出来是什么意思吧。她以为接下去他会说点什么自卑的话,她都准备好安慰词了。

结果他突然跳跃性的说了句,

“你可以拒绝我!”

她一惊,还没呼出气,又听他淡然的语气说:

“如果你拒绝得了的话。”那字眼里是明显的势在必得。

很快,江巧然就泄气的塌下了纤肩。是啊,她怎么拒绝得了呢!爸妈都高兴曲家能看上她吧。

即使不嫁给曲明盛又怎么样,说不定还要嫁给一个秃头大肚子的,或者嫁给一个风流的花心鬼……唉,怎么不是死啊,还不如选那种让父母高兴点的死法。

就这样,江巧然和曲明盛光速的结婚了。婚礼的事他们自然不用操心,由双方家长的操办的格外铺张浪费。

毕竟曲江两家联姻,在青城又会引起一番轰动与话题。

婚礼之前两个人是没有见面的,这也让江巧然轻松不少,不见面就少了不必要的应付嘛。

婚礼日子越近,她单身的日子就越少,所以她倍加珍惜婚前自由的日子……不管怎么珍惜时光,时间不会停止。

婚礼当天,场面浩大,她穿着一身洁白的婚妙,站在众宾客面前,好似成了最耀眼最幸福的新娘。只有笑僵的嘴角提醒着这场婚礼有多么无趣。

而她身边一身黑色西装的新郎,看起来身形挺拔,精神不错。只是常年阴冷的气质,并未让大家感觉出亲切。

好似这个婚礼,人家是被强迫来的一样。

终于敬完一圈酒,江巧然可以回房休息了。

慢慢的夜深人静,先前曲家院子里的热闹,如今也只剩零零散散收盘子的声音。

江巧然站在阳台难得放松的吁了一口气。什么结婚啊,完全是灾难嘛。

又过了一会儿,院子里的气氛称得上是静谧了。因为安静,所以有其它一点儿声音都显的格外清晰。

江巧然听到说话说,就朝楼下一角望去。

视线所及之处,站着两个男人。一位是今天的新郎,冷着脸。一个应该是新郎的朋友吧,笑的一脸开花的绽放表情。

“老曲,这青城最漂亮的女人被你娶回了家,什么感觉讲讲?你可是没看到今天那一批青年才俊嫉妒羡慕恨的神情。”

江巧然听到这话,挺了挺胸,嗯,她就知道她还是有那种可以骄傲的资本的。

“不过是花了最贵的钱,买了一个最好看的花瓶而已。”江巧然听到她的“丈夫”这样轻淡的说。

夜色衬的他的嗓间格外低沉也格外无情。

她立即咬碎了牙,想破口骂出脏话……什么?花瓶?你这么瞧不起我,娶我干嘛?

她长的是漂亮,可是长这么大,还没有人称她是花瓶呢。

亏她以前还安慰自己曲明盛这人除了长的丑点儿,其它方面没有缺点。怎么看着都是妥妥的君子一枚,现在深深感觉,这人就是装的道貌岸然,本尊极度虚伪。

她哼的一声咬牙回房间了。脸上黏糊糊的,顶了一天的大浓妆,身上的婚纱裙摆又长又碍事。

要不是为了让某人一回来就能看到一个美美的新娘,感受一下那种仙女下凡的惊艳感觉,她早就卸妆***的倒在床上了。

现在,人家既然说她是花瓶,她好像也不需要太客气。

不知道是不是江巧然洗澡太慢还是其它什么,她洗完澡一出门,就见新郎官已经直挺挺的坐到床边了。

江巧然瞟了他一眼,没说话,就往床上一躺,拉被子睡了。

曲明盛看了一眼“安然”睡觉的人,没什么表情的起身,边走边解领带,进了浴室。

这人洗澡快,又洗了头,前后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

当感觉床的另一边因为承受某人的体重而塌陷下去时,一直无所谓的江巧然心里隐隐开始紧张起来了。

不知道现在紧张晚不晚啊……反正她紧张了。

新婚之夜,要发生什么,她不是不懂。虽然她谈的男朋友比较多吧,但她还是乖宝宝一枚。

爸爸说了,身为名媛千金,一定要洁身自好。不停的交代,就差没直接对她说,你的第一次一定要留给你老公了。

所以吧,她还没被开过苞儿。

因为曲明盛对她一直阴冷着脸,没有多热情,所以她从头到尾都没往那方面想。

这会儿同躺在一张床上,孤男寡女,还是合法关系,又是新婚之夜,不得她不想。

就像一个傻B拿着一朵花揪花瓣一样,一片是他会,一片是他不会……摆摆头,他不会,皱皱眉,他会。

他到底会不会呢!江巧然想。他应该不会吧,毕竟他俩没什么感情,能直接做那事?

那他如果不会的话,他还算个男人吗?这么一个大***躺在身边他都没反应?

他肯定不会,他俩都没见过几面,完全不熟,他好意思动手?

AB,BA,两种可能,会与不会,不停的在江巧然的脑海里交替。

就在她还没明确答案时,卧室的灯被关了。

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也没什么陌生不陌生的。

反正你知道他是个男人,他知道你是个女人。男人一个翻身而上,江巧然瞪大眼……

她那么笃定他不会的啊,结果人家一点儿也不客气,把她啃的渣都不剩。

身为人家的老婆,又是新婚之夜,反抗什么的好像有点儿矫情,她又不是十八岁的小姑娘。

事情很快结束,过程热情吗?江巧然没感觉。她没和别人睡过,所以她不知道睡起来是什么感觉。

但是看着旁边结束后呼呼大睡的男人,她格外的清醒,不管哪方面,都跟她想象或者理解认知的一些有些出入。

想想年轻时看的小黄本,那里面描写一个接吻都出神入化。某些方面写的更是让人想找个男朋友马上尝试一番。

可是他大爷的,书上所写的什么美妙啊,满足啊,飘飘yu仙啊,她统统都没感受到。除了有点疼,但也没有别人说的那种疼的死去活来。

是她身体感官功能失效了吗?抱着这种怀疑的心情,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在床的这边,曲明盛在床的那边,没有那种什么一醒来你就窝在我怀里的温馨和浪漫。

江巧然对此没有什么不满意。她希望***越冷淡越好,那样她不用被别人要求什么,自由自在做自己挺好。

因为是新婚头一天,两人自然不必上班。就是曲明盛再不想,按照流程他们夫妻也要渡一渡蜜月啊。

照常是没话。曲明盛先起的床,然后她起床。梳洗后下楼,早餐已经做好。

他不说话更好,她也懒得说。可能是她性格好,即便对方不说话,她也没有压力,还感觉不说话挺轻松自在的,爱干嘛干嘛。

吃完饭,应该走行程了吧。

果然,看到曲明盛拿起车钥匙,目光看向她,她就知道,呵呵呵,要去度蜜月了。

你说,和一个木头渡蜜月她有啥可兴奋的呢。一点儿不会嘘寒问暖,好歹昨天晚上她也献身了啊,他半点温柔与安慰话语都没有,冷淡的让人绝望。

哼,江巧然已经想好在百种法子在蜜月行程里折磨这个阴冷男了,她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看某人一脸生无可恋的神情,然后赶紧去死吧。

瞧他穿的人模狗样的样子,一脸高高在上与世无争的衰样,好像昨天晚上压在她身上的人是鬼一样。

坐在车上一路好几次她都没忍住想问。对于一个不熟的女人,你真下得去手?

想想算了,问了不就代表她再乎?那多掉价啊,好像她多豁不出去一样。

她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豁得出去。

一路胡思乱想,江巧然也没看路。等车子停到一栋小区前,她边下车才边正视周边的环境。

这一片只是青城一个普通的小区,没有商业街,大部分都是住户居民,顶多有几家便利店。

连花都没有的地方,完全不可能与蜜月沾得上边。

江巧然下车后跟着曲明盛向前走,进了一栋楼的大厅,然后上电梯到了八楼。出电梯时,江巧然想,可能是带她来拜见一位年纪大的亲戚?

毕竟新婚第一天,还是挺重要的一天。

她看着曲明盛掏出钥匙开门,然后推门***。门还敞着,肯定是等她***的啊。

江巧然踩着狐疑的脚步穿过门口进了屋。

一进屋子就给人一种光线特别好的感觉,曲某人已经自来熟的换了居家拖鞋。江巧然顾不得看房看景看环境,眼瞅了瞅,房间里左右无人,好像不是来看亲戚的啊。

大好日子来这儿干嘛?

曲明盛边卷起衬衫袖子边说,

“这里就是我们的婚房,两房一厅!”

说完人就去阳台提了桶和拖把,不管身后人一脸晴天霹雳的震惊表情,自顾自的接水拖地去了。

婚房,两房一厅?

江巧然瞬间觉得就是一阵雷劈来,打击也没现在这么大。

偏偏曲明盛根本就不是那种开玩笑的人。江巧然在客厅转了转,就这巴掌大的地儿,还没有她家的洗手间大,怎么就成了她的婚房了?

江巧然走进洗手间,身价值百亿的某个男人正蹲在地上,一丝不苟的用手拿抹布抹着洁白的地板。

她都怀疑她精神错乱了,所以看到一切,听到的一切,都是错觉。

心脏跳动,不知上上下下错乱了多少个节拍……好歹她是江家的大小姐,见过世面的人,绝不会被这点儿事吓住。

忍了又忍,才语气震定的问,

“曲家是不是要破产了?”她心想着,如果曲家要破产没钱买房子的话,就住她那儿吧。反正她工作后,钱多的没处花,名下也买了几套房。

地段是青城最繁华的不说,那房子面积和装修设施各方面,都是脚下这套“婚房”所比不上的。

曲某人认真擦着地板淡声说,

“没破产。”

再好的家教,江巧然也控制不住情绪说,

“没破产你这么抠?”婚房搞个这么普通的地段不说,房间还这么小。这客厅平常都不够她浪的。

曲明盛扭头皱眉瞟了她一眼,又低头认真擦拭地板,似乎懒得回答她的问题,过了好一分钟才回答说,

“结婚后,就我们两个人住,要那么大的房子干嘛?”

“可是……这里不符合我们的身份啊!”他说的太有道理了,论口才良好的她,哑了哑才挤出这么一句。

是啊,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他俩可是青城最有钱的人,最有钱的人,怎么能住这么普通的地方。

“你什么身份?”男人仍然低头边擦边问。

江巧然有点儿恼火,这男人是男人吗?宁愿擦地板都不陪她?宁愿看地板都不看她?

这房子明显是新房,被人妥善收拾打扫过的。就连脚下这个小小的洗手间,十块地板砖上也洁净的没一根头发没一丝脚印,他擦什么?

做戏嘛!故意在新婚第一天气她,目的想要气死她呗。

不能气不能气!江巧然深呼吸安慰着自己。

“江家大小姐,曲家少奶奶的身份。”

“你知道你是曲家的人就好。有句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要是嫌弃这地方小,你可以不住。”

江巧然感觉脚底板的血液一股脑冲上了头顶儿,人都要气晕了,她还强忍着气问,

“你能告诉我,你看中什么了,非要选在这块地儿?”好一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曲明盛,你欺人太甚,姑奶奶要是有选择,宁可嫁鸡嫁狗都不嫁你。

洗手间一小片地终于擦拭完了。曲明盛拿着抹布直起身,因为江巧然挡在门口,他不好出去,只能望着她平静的说:

“因为这个地方离你上班还有我上班的地方综合起来,是最近的!”

一句话,又堵的江巧然哑口无言。曲明盛自然是在他自创的明盛集团工作。江巧然从实习就在自家公司上班。

两家公司的坐标刚好是青城的一南一北。选南边自然离北边远,选北边自然离南边远。

曲明盛特意测算过,算好了时间,两人住这里到公司上班,开车都只要半小时,谁也不占谁的便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