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在上大叔别追我小说司瑾瑜目录-小说司瑾瑜夏久久
甜妻在上大叔别追我小说司瑾瑜目录-小说司瑾瑜夏久久

甜妻在上大叔别追我小说司瑾瑜目录-小说司瑾瑜夏久久

分类: 游戏竞技

时间: 2021-07-2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甜妻在上:大叔别追我》小说主角司瑾瑜夏久久,是由作者墨尘染所著,全文讲述了:司瑾瑜比夏久久大不少,双方的第一次见面就在心里默默以为绝不可能,但是年纪大的司瑾瑜会疼人,作为小娇妻的夏久久只能享受宠爱了。

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空气陷入了沉默,司瑾瑜似乎是察觉到问题的关键在哪里了。他那一张冷毅的脸显得有些僵硬,司瑾瑜抿了抿那双微薄的嘴唇,有些沉默地在那里蹲了三秒。

随后,他还是伸手在夏久久的肩膀处推了推,想要把夏久久给弄醒。然而,夏久久睡着了之后雷打不动,就司瑾瑜推她那两下还弄不醒她。

“夏小姐,你先醒一下。”司瑾瑜伸手继续推了几下夏久久,之后他又换了几种叫法。

“小夏。”

“夏久久,夏久久!”

睡梦之中迷糊听到自己名字夏久久的猛然一下惊醒了不少,她挣扎着以一双朦胧的眼睛看着司瑾瑜,她简直都要崩溃了,睡得正香被叫醒。

“司总,司大爷,您到底是有啥事大晚上的不睡觉,还要把我叫醒?”带着一声起床气地对着司瑾瑜抱怨着。

当夏久久睁开眼看到了司瑾瑜那一张阴沉的冷脸的时候,她陡然就清醒了过来。她一骨碌地就坐了起来,伸手在自己的脸上***的搓了两下,接着夏久久对着司瑾瑜尴尬地笑了笑,一派温软的样子,仿佛刚才发起床气的人根本就不是她似的。

“司总,不好意思,我刚才是睡糊涂了。请问您刚才是有什么事情吗?”夏久久在司瑾瑜面前的时候十分的识时务,大佬实在是惹不起。

“你睡床上来。”司瑾瑜淡淡地对着夏久久说道,说话的时候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夏久久,端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矜贵模样。

司瑾瑜表面上看起来八风不动的,实际上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疼。

夏久久对司瑾瑜宛若自己打自己的脸的行为感到无语,之前这个人不是说要自己睡地上的吗?不是觉得和自己睡一张床他很吃亏?夏久久想要问一问司瑾瑜,知不知道王境泽这个人。

不过夏久久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白甜,她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半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多说,一骨碌地就爬了起来。

站起身来的夏久久看着司瑾瑜那两米八宽的大床,不由得感慨了一下,果然有钱人的快乐你想象不到呐。

只是宽大的卧室里由简单的黑白灰三个颜色为主要色彩构成,虽然看起来十分的简洁整齐,但是缺少一些人气。夏久久觉得这是这个房间最大的败笔,看起来太冷清了,不像个家。

司瑾瑜见夏久久正准备把她刚刚睡在地上时盖过的被子搬到床上去,他连忙皱着眉头阻止了夏久久的动作。

夏久久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抱着的被子,实在是搞不懂这被子哪里脏了,下面不是还垫了有两床被子吗?

嘚,反正他被子多那就再拿一床新的呗。

夏久久觉得这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当和夏久久睡得更加近了一点,那奇妙的淡淡香味也给司瑾瑜带来了睡意,折腾了大半晚上总算是能够睡得着觉了。

……

时间过得快,次日的清晨没有一会儿就来临了。窗户外面的太阳已经在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但是这些都被厚重的黑色窗帘给挡住了,一点都没有传到卧室里去。

一没闹钟二没强烈的阳光,卧室内昏暗静谧的环境让夏久久睡得死沉死沉的,根本起不来。而夏久久对于司瑾瑜来说就是顶级的无副作用的安眠药,司瑾瑜被失眠这个问题困扰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现在他难得的得到了“良药”,也是十分自然地一睡到底。

司瑾瑜以往每天早上从来都是准时起床吃饭的,然而今天早上老管家愣是再餐厅里从七点半等到了快九点都没有等到司瑾瑜和夏久久两个人起床。

一楼的客厅十分的宽敞,餐厅就连接着客厅。外面的光线从打开的大门和透明的落地窗处投入到室内,照耀着整个一楼带着一片金色的阳光。

长长的餐桌上的早点都已经热过了两次了,后来老管家看着早点已经不能吃了,便叫人把它们都丢了出去,干脆等夏久久已经起床了在准备早饭也不迟。

闲来无事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老管家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接着又抬头望楼上看去。他的嘴角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眼中也有了些神采。

总算是看到了小少爷和女人在一起了,先前一直都不见小少爷对女人感兴趣,老管家日日夜夜地都在着急,如果司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断了后,他就算是死了也没有脸下去见司瑾瑜死了的父亲母亲。

咕噜。

夏久久的肚子里传出来了一声叫人脸红的响声,“好饿啊。”,都快到了十一点钟,夏久久总算是醒了,她这还都是被饿醒的。

“诶,司总他不上班的吗?昨天不都还说今天上午有个号会议的吗?”夏久久昨天在司瑾瑜的办公室里待了一天,顺便也就听了一耳朵司瑾瑜的行程。

司瑾瑜手机上那十几个未接来电说明了夏久久的记忆并没有出错。远在公司的徒焕致简直头都要炸了,这都到了约定好开会的时间,却连boss的人都联系不到。现在徒焕致可是急死了,几乎是每隔二三十分钟就给司瑾瑜打一次电话。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间点了,徒焕致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就只是先自己做主把会议往后挪。他自己则是到处去找司瑾瑜人到底是在哪里。如果人是被人给绑架了,那就要赶紧采取措施。

如果徒焕致知道了他在外面都快要急死了,而司瑾瑜根本就是睡过了头而已,他怕是会要气得一口血喷出来。

突然之间,徒焕致脑子里灵光一闪,他连忙拨响了夏久久的电话。

“喂,徒秘书,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夏久久看到是徒焕致的电话都还有些惊讶,这不是司瑾瑜的秘书吗?他不找司瑾瑜找自己干嘛?

“夏小姐,你知道boss在哪里吗?”徒焕致张嘴对着夏久久着急的地问道。

“他还在睡觉呢,位置嘛,是他家的别墅,具体的位置我也说不清楚。”说着,夏久久觉得徒焕致这么急,应该是有要紧事找司瑾瑜,便对着徒焕致说道,“他就躺在我旁边,要不我把电话给他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