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宠艳妻顾晏柳芙小说
贵宠艳妻顾晏柳芙小说

贵宠艳妻顾晏柳芙小说

分类: 游戏竞技

时间: 2021-07-2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主角是顾晏柳芙的小说《贵宠艳妻》,由这里为您带来贵宠艳妻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是:李息隐,小说讲述了:在顾晏流落于市井之时,柳芙嫌弃他做人太过狠绝,所以闹着要和离,可是在顾晏成为权震朝野时,柳芙才知道,原来顾晏是个特记仇的人。

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顾晏扶妻子上马车,柳芙一脚踩空,整个人跌进顾晏怀里。

柳芙仰头,对上顾晏冷清的目光,柳芙忙道:“这回我是真的踩空了,不是装的。”

“合着以前的都是装的?”顾晏似笑非笑,反驳得快,一点不给妻子面子。

柳芙粉面涨红,堵着那口气,心里极为不***。她眼睛忽而一亮,索性真的歪倒在顾晏怀里,不肯起了。

“脚扭到了,走不动路了,怎么办?”柳芙娇滴滴。

她双手搂着顾晏脖子,仰着脑袋,尽量露出一点点自己雪白的天鹅脖来。整个人,软得跟没了骨架一样,尽情装了一把水做的女人。

顾晏弯腰,直接将人抱起。

正准备上马车,顾宅门口,缓缓停下一辆马车来。马车才停下,车里便跳下一个穿着鸦青色长袄的***。

此***不是别人,正是顾晏的胞妹,顾珉。

坐在前头赶车的,则是顾珉的夫婿林续有。林续有见到顾晏,立即跳下马车,本来也是个身长七尺的挺拓男儿,但是站在顾晏面前,就活生生显得入不了眼了。

林续有抱拳弯腰,态度温和:“舅兄。”

顾晏颔首道:“***吧,祖母二婶她们还等着。”又看妹妹顾珉,提醒她,“今天别惹祖母生气,老人家这两天身子不太好,你说话客气些。”

顾珉冷笑,目光似刀子一样,在柳芙身上刮了十数下。

“是四哥四嫂惹祖母不高兴了吧?还妄想赖在我身上。”顾珉樱唇一抿,头一昂,“大白天的,人来人往,四嫂就不知道害臊吗?”

柳芙才不会屈服于她,立即说:“抱着我的人是你四哥,不害臊的人又不是我。小姑,你不敢说你四哥,那就不要说好了,何必柿子专捡软的捏呢?”

“你!”顾珉气得甩手,“不知廉耻!不可理喻!不三不四!不……哼!”

顾珉跳着脚,直接转身进门去了。

林续有尴尬得很,忙跟柳芙致歉:“四嫂莫要见怪,娘子她不是有心的。”

柳芙笑着:“我知道她不是有心的,所以,我跟她闹着玩儿呢。”

“那就好。”林续有松了口气,看向顾晏,“那我也***了。”

顾晏点头,继而长腿一迈,人已经坐进马车。柳芙要下来,顾晏臂膀只稍稍***压着人,柳芙便动弹不得。

“脚好了?”他淡声问。

顾晏一身黑袍,大长腿微弯,腿长得似乎整辆马车都容不下他这双美腿了。柳芙望着他的腿,不自觉咽了下唾沫。只有她知道,这双腿到底多么的有力量。目光从腿上一点点往上挪,看着跟前的男人。柳芙以前还想过,怎么这个男人这么喜欢黑色的衣裤,后来他飞黄腾达后再见,她才知道。

原来,穿黑色衣裳可以显得他更加高贵冷艳不可一世。可以成功驾驭黑色衣袍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全方位无死角的挺俊儿郎。

尤其是他一身玄色蟒袍着身,玉冠束发,说不出的威风凛凛跟气势逼人。

柳芙笑容灿烂,对上顾晏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略显心虚地说:“你要是不嫌累,那就抱着我好了。我是无所谓的啦,就是怕……再被人说不知廉耻。”

柳芙才不会跟顾珉计较呢,她连出身世家的三嫂都瞧不上,更何况她这样一个商户之女了。

三嫂虽然是庶出,但是好歹也是名门出身啊。人家不怕苦不怕累的,从小就跟着来,没功劳也有苦劳的,她还瞧不上了。

不过,好在有三伯在,不至于叫三嫂难堪。别看她三伯瞧着软,真正严肃起来,顾珉可不敢顶嘴。

“顾珉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顾晏盯着妻子眼睛看,“你跟她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有那么一瞬,柳芙觉得,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他好像不是真的顾晏,就跟自己不是真的柳芙一样。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柳芙吓死了。

但又觉得不会,如果眼前的顾晏真的是那个打她板子的顾晏的话,他怎么可能还会容自己留在他身边呢?她当初那样伤了他自尊心,他都恨极了她了。

不会的,不会的,柳芙默默念叨。

顾晏不再理她,随她怎么造作去,他只拿着卷书来看。

柳芙便也不再打搅他,怕真的将他惹生气了。顾晏没放人离开,柳芙索性也不动弹,直接歪在人怀里打着哈欠睡着了。

好在顾晏手长腿长,怀里搂着一个,倒是也不碍着他看书。

雪天难行,差不多小半个钟头功夫,才到柳家。蓉姐儿知道今天姐姐回来,早等不及了,早早候在门口等着。铜钱儿跟一个老妈子一左一右牵着她手,一起等在门口。

“姐姐。”蓉姐儿兴奋。

柳芙下马车,一把将蓉姐儿抱起来。

“在家有想我吗?”柳芙问妹妹。

“有啊,天天都想着呢。”蓉姐儿乐着,又问,“姐姐可以在家多住几日吗?三堂姐也在呢,咱们一起玩儿,好不好?”

“不好。”

“为什么啊?”蓉姐儿失望,鼓着嘴巴。

柳芙理直气壮:“因为姐姐嫁人了呀,不再只是蓉姐儿的姐姐了。我要是还继续住在娘家,你姐夫一个人多可怜呀。”

蓉姐儿立即不肯要姐姐抱了,蹭着身子下地来,开始扯顾晏衣摆。

“姐夫,你让姐姐留下来多住几日好不好?好不好嘛?”蓉姐儿可怜兮兮的,“我从小就是姐姐带着长大的,现在姐姐说嫁人就嫁人,留我一个人在家里,很可怜的。”

“不许闹你姐夫。”柳芙捏妹妹脸,“你哪里可怜?你三姐不是在么。”

说罢,柳芙不理会妹妹,直接***。蓉姐儿忙屁颠颠跟着说:“是三姐让我这样说的。”

柳芽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挠蓉姐儿痒痒:“我就知道,你会出卖我。”

蓉姐儿笑着往柳芙身后躲,一边躲一边闹着:“瞧,三姐欺负我了。”

柳芙柳芽柳蓉三姐妹去了郭氏屋里,柳芙解下斗篷,问母亲。

“娘这些日子还好吗?吃得好不好?睡得怎么样?”

柳芽挨着郭氏坐,故作亲昵道:“大伯母现在拿我当亲闺女,只要有我在,她当然心情好啦。”

柳芙怼她:“我娘只是现在才拿你当亲闺女吗?以前我还没嫁人的时候,她对你可就比对我好。不过,好在没白疼你,有你在,我也安心。”

柳芽知道堂姐说的是苏氏,忙道:“这些日子,大伯再没去过苏姨娘那里,都是来大伯母这边的。不信问蓉姐儿,是不是?”

“是是,三姐没骗人。”蓉姐儿作证。

柳芙望了自己母亲一眼,见她也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柳芙就知道,通过那件事情,娘怕是对爹爹失望了。这样也好,不再付诸感情,就不会再受伤。

一个没了心的女人,男人再怎么外面沾花惹草,也伤不到她的心呀。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爹爹爱来不来。”柳芙剥了颗橘子分给大家吃,又说,“不过,来娘这里,总是比去苏姨娘那里好的。除非爹爹将苏姨娘母女赶出去,让柏哥儿给娘养,否则,不可原谅。”

柳芙就是想赶走苏氏母女,眼不见为净。

苏氏不是省油的灯,那董绣春也是一条毒蛇。自己的娘,可是温室里的花骨朵儿,斗不过。

柳芙琢磨着,苏氏母女想对秦忠下手的话,估计就在今天。柳芙猜测,苏氏为了能将女儿嫁给秦忠,应该会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包括……

她摸着下巴,一脸奸笑。

“娘,我忘了有件事情跟夫君交代,先去前头。”柳芙要走。

郭氏喊住她:“你洪叔叔在呢。”

“洪叔叔?他怎么今天来了?”柳芙万分诧异。

郭氏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夫君跟洪世宣是二十年的兄弟了,一直走得近。过年往来,再正常不过。

“应该是来拜访你爹爹的吧,说是今天晚上就走。”

“这么着急啊。”柳芙却觉得不对劲。

又不是一个县的,大老远跑来一趟,一来一回的,也得小半天功夫呢。他这瞎折腾的,不累吗?

柳芙不待见这个洪世宣,也是因为苏氏。四年前他爹错睡了苏氏那回,这个洪世宣也在。柳芙总想着,怎么不是洪世宣睡错了,偏是她爹爹呢?

柳芙抱手在屋内走来走去,郭氏眼睛都要被晃花了。

“芙姐儿,坐下来歇歇吧。”

柳芙却说:“既然洪叔叔来了,我更要去前头了。大过年的,我也该去给他拜个年才对。”

“我也去。”柳芽坐不住。

蓉姐儿也说:“我也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