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约慕衡南婉约小说
婉约慕衡南婉约小说

婉约慕衡南婉约小说

分类: 游戏竞技

时间: 2021-07-2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主角是慕衡南婉约的小说《婉约》,由这里为您带来婉约小说在线阅读,作者是:十方苍澜,小说讲述了:若是在一年前,京城中最好命的人自然是南婉约,万千宠爱于一身,十里红妆嫁入宫城,可是好景不长,南婉约之所以是南婉约也不过是身份足够的尊贵,后来陨落了,那她自然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端端是没脸没皮,像个混不吝,南婉约撩了撩眼皮,实则是暗自翻白眼,不过皇帝陛下都这个样子了,南婉约也不好再继续持续不断的拆台。

至少,她想要的目的是达到了的。

起码阻止了皇帝陛下借助着来皇贵妃这里帮她撑场,以妄图在她这边的更进一步的做法。

总之,她没有承这个狗皇帝的情,是狗皇帝死皮赖脸。

至此,南婉约很满意。

喏。

她唱完喏就安分的跪坐在轿撵上,眼观鼻鼻观心,又像是个供人膜拜的金尊佛像。

皇帝陛下盘坐在龙撵之中,觉得不对劲,又觉得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他看着毫面无表情的南婉约,直到目光她端庄的跪坐着的样子。

龙撵上铺着一层很柔软的羊绒毯子,是西域专门进贡上来的,跪坐,也妥。

但是一个被罚跪了三个时辰的人,跪坐着,就不对了。

皇帝陛下难得心细一次,却又想到了南婉约刚才出了辛夷宫宫门之后的一段话,冗长不说,还将他小时虐的自己生不如死的圣贤书给搬出来了。

他天子盘膝而坐,南婉约一界宫妃,还不过是个贵人位份,不跪坐,难道也像他一般盘坐吗?

想直接与南婉约说不用这般谨慎,又觉得自己纵是说了这样的话,也讨不到好,皇帝陛下一时间满脑子纠结了起来,一面觉得总不能让这姑娘在辛夷宫里面跪了三个时辰,还在龙撵里头跪坐一段时间,就算龙撵里头铺着柔软的羊绒毯子,也不妥,一面又觉得,就算自己开口,让南婉约直接胡坐,这南婉约怕是也不会不允。

南婉约曾是宰相府的嫡女,文学水平相比前朝一品大员也惶不承让,他见识过不止一次。

这一纠结,举步不前,龙撵就从辛夷宫到了翠微苑,生生让南婉约在龙撵之中,从辛夷宫,一路跪坐到了翠微苑。

皇帝陛下沉着眸,率先站起来,然后不顾南婉约的意愿,直接将南婉约扶起来,并且一气呵成的将南婉约横打抱了起来。

南婉约:狗皇帝。

她当然不能说出来,但是心中可以默默的骂这位皇帝陛下,欲拒还迎她也做不出,只能任由皇帝陛下将自己抱着从龙撵上下来,大步跨入翠微苑,借此,余光还撇到了倒抽了一口凉气,迅速转身跑了的小太监。

是报信去了。

也不知道明日这六宫能传出什么话来。

狗皇帝竟给她多事儿出来。

皇帝陛下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南婉约暗骂了好多回,还为自己直接将南婉约从龙撵上抱下来一事而沾沾自喜,这样婉约就不会拒绝他了。

南婉约确实没法拒绝。

她又打不过皇帝陛下,再说,打过了皇帝陛下更没有什么用,自己还可能被立时三刻斩杀。

她现下不拒绝皇帝陛下的所作所为,甚至由着皇帝陛下为所欲为,与此同时,她努力着目空一切,自然也包括皇帝陛下。

但是当皇帝陛下亲自挽起袖子,然后将她的宫装撩起来,再度看她的膝盖的时候,她还是很不自然的。

皇帝陛下将她从那个无所事事的冷宫里面接出来后,就是为了两度看她的膝盖?

她南婉约的膝盖,很好看?

都青肿了起来。

皇帝陛下看着南婉约的膝盖,心中开始唾弃起了尚且在龙撵之中挣扎着想和南婉约说话的自己。

南婉约拂自己面子怎么了?

自己在南婉约面前还有什么面子里子?

都和南婉约是结发夫妻了,夫妻一体,她闹个脾气怎么了?

就是真给自己难堪了,依着南婉约心软的性子,自己认个错,就当情趣了!

何必让人家的膝盖跪成这个样子。

很疼吧?

皇帝陛下这样子问,温柔之中似带着点悔意。

南婉约心中警铃大作,这又是什么事儿?

跪久了,膝盖酸麻是真的,作为曾经过的五皇子,狗皇帝也不是没有被罚过跪,按照常理来说,被皇帝陛下垂怜的后妃,总是要矫揉造作一番,以博得更多的垂怜。

甚至还要欲拒还迎,哭诉一番,以此博的垂怜,总之,为了能和皇帝更上一层楼。

南婉约曾经合过常理,但是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现在的南婉约不要狗皇帝的宠爱。

南婉约不准备矫揉造作以博的垂怜,甚至希望皇帝陛下生个气,然后把她再度扔回冷宫,以让她逍遥度日。

南婉约为了回冷宫费尽心思,甚至还夸起了那个将她罚跪罚了三小时的皇贵妃蓝云兮:臣妾觉得,皇贵妃所言不无道理,是臣妾有错,才促使皇贵妃惩戒臣妾,皇贵妃掌管中宫,兢兢业业,毫无错处。

南婉约说着,将目光移开:这是臣妾该受着的,不该疼。顺带还说了句让皇帝陛下听着极为不爽的话,倒是陛下,如此对皇贵妃,怕是寒了皇贵妃的心。

皇帝陛下抹开药膏的动作一顿,前面那大段的话他听着挺顺的,就是后面一句话实在是堵心。

南婉约在指责他。

指责他对着后宫的女眷不负责,不予体面。

南婉约不仅在指责他,甚至明里暗里,希望他和蓝云兮在一起。

南婉约她做梦呢。

皇帝陛下是彻底和南婉约对了起来,他恍若没听到南婉约的最后一句话:你到是大度。

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药膏细细的摸匀覆盖在了膝盖的青肿上,皇帝陛下净手之后,直接坐到桌案边:蓝云兮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大将军,在后宫横行跋扈惯了,朕就算如此,也减不了皇贵妃的威风。

前朝和后宫一并与她南婉约说,这事儿不对。

她南婉约是被废黜的皇后,是被满门抄家的废后,是前朝被拔除了的毒瘤。

她绝对不能接这个话茬,十之八九,这话接了只能是坑。

皇帝陛下见南婉约不说话,自知依着南婉约事事小心的性子不会接话,哂笑:你也不用瞎操心,来,用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