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相公美娇娘
猎户相公美娇娘

猎户相公美娇娘

分类: 穿越重生

时间: 2020-09-21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沐娇仲寇小说名叫《猎户相公美娇娘》,是木朵创作的优质言情小说,沐娇仲寇猎户相公美娇娘小说精彩节选:仲寇认识的沐家小姐不是这样,她聪明得让人不敢相信。沐娇脸一下涨得通红,生怕仲寇看出什么端倪,连忙支吾解释道。“我……我以前也很本事,只是藏着掖着没想表现出来。”

精彩节选

“这不是卖猪肉的王寡妇吗?是什么风把她吹来的?”

“你少说两句,王寡妇厉害着呢。上次别人嘴碎说她缺斤少两,她可直接拿着菜刀招呼,惊动了府衙才罢休。”集市不大,王寡妇的剽悍泼辣,大家有目共睹。

沐娇只来得及看清王寡妇眼里的不善,反应过来仲寇已经将她护在身后,用他高大健硕的身子将她挡得严严实实,一股强烈的安全感油然而生,沐娇吞了吞口水,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王大婶,您来所为何事?”仲寇护着沐娇,面无表情地问。虽然对方手里拿着菜刀,不过没有惧怕,声音亦无一丝一毫的颤抖。

仲寇是猎户,常年与山野林间的各种凶兽打交道,不怵豺狼虎豹,自然不会将手持菜刀的泼妇放在眼里。

他那镇定自若的模样,倒把王大娘给唬住了。

王秀娟本能往后退了一步,不过很快恢复到之前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指着沐娇破口大骂,“所为何事?你们简直搞笑,占了我的地盘摆摊,还问我做什么?!我告诉你,你们最好麻溜地滚蛋,不然我手里的刀子可没长眼睛!”

她说着,狠狠踹了踹放着肉串的木桌!

木桌本就摇摇欲坠,被女人这么一脚,直接倒了下去,肉串落在地上,不但沾了灰尘,甚至还把用来装盛的陶碗打破了。

陶碗是沐娇问隔壁的大爷借的,约定卖完之后归还和支付押金。

王秀娟没想到桌子这么不经事,有些慌了。不过很快稳定情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往肉串上一踩,盛气凌人地看着仲寇和沐娇,“你们再不走,后果就和它一样!”

换言之,王秀娟是来抢地盘的。

见她这仗势,周围人虽然不敢出面,不过你一言我一句地议论开了。

“之前可没见王寡妇在这里摆摊,而且规矩从来先来后到,王寡妇该不会看人家生意兴隆眼红,便想把这地方占了去?”男声小心翼翼地说,沐娇知道,自己这是遇到砸场子的了……

“你少说两句,王寡妇厉害着呢,小心让她听到削你。”另一男人压低声音叮嘱,时不时用眼睛瞥瞥王秀娟,压低声音说。“只是可怜了沐家小姐,她娇滴滴的样子,哪像会吵架的。”

沐娇想要反驳,不过想到原主在沐府时的逆来顺受,还有从来不敢和沐鸢争执,的确是软弱的包子。

人们议论的时候,王秀娟的嘴里也没闲着,那些难听的话,噼里啪啦从她嘴里说出,一会卖惨说自己孤儿寡母就守着这地方过活,一会又说不介意和沐娇争个鱼死网破,誓死捍卫自己的地盘。

软硬皆施,而且不讲道理。

看了眼地上已被糟蹋得不成模样的肉串,沐娇心里简直在滴血,这都是真金白银,家里就指着它买米买油。

“小娇,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仲寇压低声音问沐娇的意思,她倒从未听过他这么亲昵的称呼,稍微愣了愣才反应过来。

只是,她没法依着仲寇。

“相公……”沐娇犹豫了好久,倒不是为难等会要和王秀娟说什么,是在对仲寇的称呼上犯了难,好不容易憋出相公两字,还差点咬到舌头,不过马上转移话题,“不能换地方,换了地方她还以为我们好欺负了。”

说罢,她没再继续躲在仲寇的身后,而是走了出来,面容平静地正视手拿菜刀的女人。

虽没有兵刃,不过气势上并不输太多。

“王大姐,您说这地方是您的,可有什么证据吗?”沐娇面带笑容地问,不过眼神锐利,绵里藏针。

王秀娟不明所以,眼珠瞪得滚圆滚圆,又狠狠跺了跺地下,“反正这地就是我的,不然你有证据吗?或者你能把这地方叫应,让它亲口承认是你的!”

她果然,不讲道理。

众人面面相觑,为了不让战火烧到自己的身上,识时务地往后退了几步。

沐娇蹲下身子,一边扶起倒在地上的桌子,一边浅浅笑了笑,“我是没法把这地叫应,让它证明这地我先来先到,或者一直都是你的。”

王秀娟哼了声,趾高气昂地翻着白眼,她不知和多少厉害蛮不讲理的女人吵过闹过,压根没把沐娇这样雏儿放在眼里。听说她还是沐府养尊处优的小姐,说不定还会哭鼻子呢!

精彩章节试读

“娘亲,我饿。”

一个弱弱可怜的童声在沐娇的耳边响起,女人极为疲惫地皱了皱眉,细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颇不情愿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个五六岁模样的男孩,身上脏兮兮的。看到沐娇醒来后,怯怯往后缩了缩身子,一双眼睛骨碌却惴惴不安地看着她,下意识往后躲了躲。

他嘴上叫着娘亲,不过很是怕她。

…………

沐娇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这才发现自己并非呆在平日上班的工作室里,而是在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除了一张破旧不堪的桌子之外,再无其他东西。

这是什么地方,小男孩为什么要叫自己娘亲?

她母胎solo二十三年,小男生的嘴都没有亲过,怎么可能有这么大个会打酱油的儿子?

随着她的吐槽,却有无数杂乱的思绪涌入沐娇脑中。

她不过睡了会午觉,醒来竟然穿越到了历史上并无记载的大朔王朝,这副身子的原主名字倒和她一样,只是性子一言难尽。

原主本是城中土财主沐昶胥三房的小姐,因为三房和二房闹矛盾,已于三年前分家。

之后跟着母亲和哥哥从家里迁了出来,初来时还有些积蓄,可惜被嗜赌为命的哥哥统统输了,甚至还胁迫她嫁人以聘礼抵债。原主偏偏是个包子的性子,含泪答应,嫁给山里的猎户。

更可气的是原主不但懦弱,而且好吃懒做,四肢不勤,五谷不分。还想巴结当初赶他们出府的亲戚,盼着有一日能回去,继续做自己的富家小姐。

眼瞅过几日便是大夫人的寿宴,不顾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也要备份大礼,因这事和丈夫发生争执,竟然绝食明志,活活把自己饿死。

沐娇扶额,不但不能接受自己穿越的现实,更不能接受穿越到这么一个极品的原主身上。

“娘亲,你怎么了?”

男孩小心翼翼地打量沐娇,见她一会一个样,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沐娇想起眼前的孩子并非原主所出,是丈夫上山打猎时半道捡回来的,为此还被她念叨了好几日。她对这孩子动辄打骂,时常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是以男孩才这般怕她,不敢和她亲近。

沐娇扁了扁嘴,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她还是先解决了自己的果腹之欲,再琢磨其他。“没什么,我也饿了,我去做点吃的吧。”

说罢,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男孩本能地再往后退了退,支支吾吾地说,“可是娘亲,你前几日热饭的时候,把厨房烧了,黑了好大一块,应该不能用了。”

瞥见沐娇脸色阴沉,他又补了句,“要不我们等爹爹回来,让爹爹给我们做饭,他天黑就回来了。”

沐娇看了眼外面的日照三竿,又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等男孩所谓的爹爹回来,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让男孩带自己进厨房。

厨房刚经历了一场大火,两面墙都熏成了黑色,索性灶台大体无恙,将就还能做菜。

…………

男孩小心往后退了退,他清楚母亲做菜的能耐,每一次下厨,都是一场灾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