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空许版
莫空许版

莫空许版

分类: 总裁豪门

时间: 2020-08-0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待万贞儿落座,周蕙紧握其手道:“小梁子说你身子不适,怎的又来了?不是什么大事,你尽可歇歇,若是病了该怎么好?”“多谢太后挂念,但臣妾感念圣上旨意,既然执掌凤令统领六宫,便还是强打着精神来了。只是晚了许久,太后不会生气吧?”万贞儿半睁眼,蹙眉抿唇,故作柔弱状,缓缓说着。“怎会,只是这样终究是难为你了!”周蕙轻拍着她手强笑道,“你看看,这些丫头还拘着礼,让她们都起来吧。”“是,臣妾见着太后总有说不完的话,让众位妹妹辛苦了,大家都起来吧。”万贞儿快速抽回手笑道。这一举无意很拂周太后面子,众人看在眼里却无一人敢言,周太后也只是笑笑。

莫空许在线阅读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一直侍奉万贞儿的东厂督公梁芳领着宫内一干太监、宫女、侍卫跪在宫门前齐声道贺。

耀白阳光直射在嫣红如血的礼裙上,金光熠熠的凤凰花纹似乎也随风展翅升腾飞舞。齐声高呼震动天地般阵阵回响,淬蓝青天之下仿佛最锦荣的华裳加冕在其身。

万贞儿心中感慨万千,冷眉一扫,面色淡然,语调缓而沉:“尔等起来吧。”

“娘娘得享天恩、统御六宫,圣上特意找人重修了长***,便是为着娘娘华容永驻,长春千岁!”梁芳大声跪道,“请娘娘再受奴才等叩拜,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干人等听命于梁芳也齐齐跪下,阵阵恭贺高远仿若撩拨天际,字字置地、句句铿锵。

毕竟是从小长大的情谊,万贞儿了解梁芳心性,看着这刻意讨好的嘴脸不由得笑道:“好了,起来吧,小梁子,你陪本宫***。”

“是。”梁芳细白面庞带笑,起身走近万贞儿,恭顺地抬起胳臂由她扶着,与她一起缓缓走进奢华精致的长春新宫。

深吸一口气,尽情享受着大殿内浓郁的百合香气。由脂粉勾勒,***异常的脸上分明透露出倨傲的王者霸气。

“终于等到了。”轻轻一声叹息,道不尽多少沧海桑田。

她环顾大殿四周,非金即玉倾城之价的摆设、朱见深亲手画的数幅画作装裱精致高悬四壁……就连容易忽视的地毯也是纯羊毛混金织就!

她等到了,十数年的殷切期盼终于成真了!从现在开始!她便是后宫的新主人!

“娘娘,”梁芳略抬头,瞥了一眼道,“娘娘刚刚从太和殿回宫,想必已是累极,何不歇歇?”

“梁芳,”万贞儿兀自看着自己被绛红色织锦金丝礼服衬得越发光洁玉白的手轻声笑道,“你感觉如何啊?”

“奴才陪伴娘娘身旁已然十年,心中激喜万分。”梁芳低着头诚心回答。

早闻万贞儿尚是宫女时就手执利剑、身披盔甲,誓死保卫当时尚在襁褓中的沂王、如今的圣上——朱见深。她凌厉的手段从一手扶植的新皇和崛起的娘家势力即见一斑。

“娘娘,”待万贞儿换上妃子常服后,梁芳躬身上前行礼,皱眉道:“太后有请娘娘,说是有要事相商。”

梁芳谨慎地微微抬头试探着万贞儿的态度,他知道,以她的心性若知此事必定雷霆震怒。

“呵,”万贞儿抚摸着衣架上凤袍袖口金色祥云纹样轻蔑道,“她是太后,怎的反倒派人来请本宫?”

“太后从前不过是先帝贵妃,若无娘娘襄助哪有今日坐镇慈宁宫的机会!想必,是看到圣上携娘娘参加大典,心中明了,有所赐封吧?”站在万贞儿身旁的近身宫婢月儿笑道。

“你这张小嘴啊——”万贞儿笑得开怀,收回手,任由月儿扶着向寝殿外走。

“娘娘,”梁芳赶紧跟上,挡在前,郑重跪道:“回禀娘娘,太后请您过去是为了……为了让您一并挑选为圣上充实后宫的才人。”梁芳心中忐忑不已:她与朱见深相伴相许已近二十年,怎会允许有旁的女子与自己相争?

万贞儿顿住脚步,心中怒火不停腾升,紧张曲起的手停在半空中,如剑般凌厉的眼神投向身旁月儿。

月儿眼见如此,心中大惊不好,“扑通”跪下自扇耳光,悲戚道:“奴婢失言,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

“娘娘,”梁芳立刻挑开话题,细声道:“慈宁宫中的太监回禀道,这次入选的有整三十人,个个年龄……不足二八。”

这个老妇居然如此忘恩负义,枉费本宫耗尽青春为她出谋划策!没有把本宫封为皇后也便罢了,这才第一天,就遍寻***以作后妃!哼,本宫能掌管凤印做这后宫之主,就能找个治着你的人!

万贞儿忍下即将发作的怒气,冷静思索对策。

“去回禀,说本宫身子不适,已然歇下了,请太后恕罪!另外,”万贞儿冷眸一怔,轻声道,“摆架静怡轩,本宫要去看看故人!”

“是!”梁芳得令起身出门安排,万贞儿回头看着身旁还在不停扇自己耳光,颊上已红肿一片的月儿道:“罢了,起来吧。”

“谢娘娘!”月儿叩头起身,颤抖的双手扶衬着万贞儿,却一直不敢抬头。

静怡轩,宝华殿后的一座偏僻小院,紫禁城内无人踏足的清静之地。本是一小座佛堂,后因实在太过偏远而改为住所。

如今,只有她住在这里——明英宗皇后钱熙冉。她一生无嗣,所以在皇位之争中一直扶植听话年幼的朱见深。可万没想到,如今朱见深已然贵为一国之君,却把自己这个嫡母晾在这里不闻不问。

“万妃娘娘驾……”通禀的太监还未喊全话就被万贞儿扬手制止。

月儿扶着她走进这座孤凉沧桑的庭院,四处静得只听见风吹树叶沙沙响,两位年老的婢女绕过前廊匆匆赶出来行礼参拜。

“娘娘在里面么?”万贞儿低头轻声问道。

“回娘娘的话,皇后娘娘在后院,请容奴婢领路。”一个稍年长一些的宫女答道,得到万贞儿一声“嗯”,便起身勾腰走在前。

沿窄廊穿过前厅,一位衣着灰布衣衫的妇人未有半片金银装饰,安然跪在蒲垫之上,口中絮絮念无人知意的经文。

先皇在时风光无限的前皇后,如今也只能在这燕不留毛之地穿着布衣拨动佛珠挨过残生,万贞儿见此也只有轻叹罢了。

“臣妾拜见太后,望母后长乐未央、千岁吉祥。”万贞儿难得行一次叩拜大礼,一众新宫人虽不明白那衣着素净的老妇人是谁,却也都跟着齐齐跪拜。

“是谁?”妇人跪在观音像前,略沙哑的声音显出主人年岁,盘香青烟撩过她渐白的鬓发更显出几分寂寥。

“臣妾万贞,拜见太后千岁。”万贞儿跪道,挥手命宫人们退下,这才起身走到老妇身旁,看着手微抖、睫毛颤动却强装镇定的钱熙冉不屑道,“臣妾冒着大不敬之罪前来拜见,母后都不看一眼么?”

钱熙冉终于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美眸亮如点漆,斜眼仔细端详道:“怎的是你来?”虽是年华逝去、不曾装饰,她看上去端庄清丽如旧。

“不忍娘娘住在这么一个破落地方,所以前来出谋划策。”万贞儿挥开艳丽如霞的紫粉色袍袖,坐到一旁的蒲垫上,直接明了道:“自然,本宫一向恩怨分明,所以助了娘娘一臂之力后也需娘娘回报!”

“哼,本宫现在已然很好,无需贵人操心!”钱熙冉合上双眸严声拒绝道,双手仍不自然地拨动着佛珠。

“无妨,只是娘娘要明白,周太后做贵妃之时已然对你心生怨妒,只不过碍于当时手中无权。现在世易时移,她成了一国太后,你却不过是先帝的遗孀罢了。她有的是办法让你和钱氏一族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万贞儿语出直指钱氏心中所忧,钱熙冉半瞪美眸,如火的眼神中直直透出欲望邪光。

“你需要我做什么?”钱熙冉明白这个如凤凰涅槃般女人的本事,这是最后的机会,她心中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便直截了当地谈起了价码。

“本宫要你一句诺言,一句让本宫放心信任的誓言!”万贞儿挑眉看着她笑道,虽是平座,但居高临下的口吻不容任何质疑。

钱熙冉立刻改变坐姿跪下,举起右手看着壁上高悬的观音像,当着万贞儿的面,发了一个她自己都从未料想过的毒誓:“我钱熙冉对上天起誓,若万贞儿能助我夺回太后之位,从此愿俯首听命,若违此誓让我钱氏一族死无葬身之地、为后世唾骂!”

果然是世易时移,昨日还是高高在上的后宫之主,如今也不过是棋盘上一颗待用的棋子。

万贞儿满意地松了口气,上前附耳向钱熙冉交代几句后便匆匆离开,轿辇直奔慈宁宫而去。

作者笔扫千军,将男女主角刻画的维妙维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