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爱江湖
纯爱江湖

纯爱江湖

分类: 现代言情

时间: 2020-08-0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梅夜在玉龙山庄养病两个月,竟然与你母亲两个人日久生情,互许终身。你师父伤心之下,告辞离去。梅夜伤好后,亲自向你外祖父求婚。然而当得知他竟然是摩崖宫宫主的时候,你外祖父一口拒绝了他的求婚,只因为那摩崖宫中之人行事诡异,异于常人,加之他们又远离中原,几乎无人了解,所以一向被中原武林正道视为魔道一流,鲜有中原武林人士与之交往。”“那梅夜见你外祖父拒婚,竟然放弃尊严下跪恳求,说尽了好话。然而你外祖父心意已决,决不答应。你母亲突然从外面闯入,也跪地恳求你的外祖父,但是全然无用,他还是不肯答应。”“最后,你母亲竟然一把将梅夜拽起,对你外祖父说道:‘爹爹,女儿与梅夜已经互许终身,我腹中也已经有了他的孩儿,既然您不答应我们的婚事,就莫怪女儿不顾父女之情了!’”“你外祖父闻听此言气得浑身发抖,大声骂道:‘梅夜!你竟敢坏我女儿贞洁,我……我要杀了你这狗贼!’谁知道你母亲竟然挡在梅夜身前,说道:‘要杀他,先杀我!’”

纯爱江湖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张顺的房间里居然亮着灯,看来二叔还没有休息,张小桐心中一阵轻松,她走到房门旁,顺手推开了门,开口叫道:“二叔,我是小桐啊!您还没睡吗?”

说着,她进到卧室里,见张顺歪在床上,面向墙壁,仿佛睡着了一般。

张小桐走到床边,伸手去拉张顺的胳膊,一边道:“二叔,您怎么不好好躺下再睡呢?这样多不***啊!”说着双手去扶张顺的身子,想将他扶正。

突然,张小桐发现张顺的嘴唇边有一丝黑乎乎的***,正一滴滴地滴到肩上,肩头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

她吓了一跳,大叫起来:“二叔!二叔您怎么啦?二叔你醒醒啊!二叔……”

张小桐这里正在歇斯底里地大叫,忽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肩头,她惊叫一声回头看时,只见程毓正站在身后,后面跟着蓝擎和蓝瑾父子,院子外面也站了几个人,打着灯笼,将院子照得雪亮。

张小桐急急忙忙抓住师父的一只手,叫道:“师父,你快来看看我二叔,他受伤了,你快看看他!”

程毓伸手探了探张顺的脖颈,又摸了摸他的手腕脉搏,将小桐拉到一边,伸手运功,将真气注入张顺体内,为他推宫过血。

半晌,张顺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见到小桐,一把抓住,费力地道:“小……小桐……”

张小桐心疼极了,哭着问道:“二叔,是谁伤了你?你告诉我,我去给你报仇。”

张顺吃力地摇摇头,说道:“小桐,去……去叫你师父和蓝庄主来,我……我有话要……说……”

程毓和蓝擎急忙上前,程毓抓住张顺的一只手,继续为他注入真气。

蓝擎将一粒丹药放入张顺口中,安慰他道:“张顺,别着急,有什么话等你好了再说吧!”

张顺笑了笑,轻声道:“蓝庄主,我自己的伤势……我自己清……楚,你们听我说。”

蓝擎只好点点头,不再说话,示意蓝瑾出去把守,回身说道:“张顺,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接下来,张顺断断续续讲出一番话来:“我本不姓张,小桐也不姓张,我们都该是姓梅的……”

张小桐、程毓和蓝擎乍听这话,不由得大吃一惊,程毓就要开口,却被蓝擎制止。

只听张顺继续道:“小桐,她……她是梅夜和蓝盈盈的孩子……”

这次不仅是张小桐忍不住惊叫出声,就连程毓和蓝擎也难忍心中惊疑。

程毓突然放开了为张顺输送真气的手,转而抓住他的肩头,急速摇晃着说道:“张顺,你说什么,你是伤得太重,糊涂了不成!”

没有了程毓真气的支撑,张顺面色突变,一口鲜血突然喷出,洒了程毓一身。

蓝擎见状只好接着为他输送真气,张顺这才缓缓醒转过来,继续道:“我没有糊涂!想当年,我只是我家主人昆仑山摩崖宫宫主梅夜的贴身侍从,专门负责伺候主人衣食起居的小事。”

“那年我家主人与蓝姑娘被杨无极等人追杀,身边的侍卫们死伤殆尽,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跟随着主人和蓝姑娘一路奔逃。那夜,我们逃到那大峰山脚下一个采药人的草屋里,蓝姑娘临产,生下了一个女孩,就是小桐……”

程毓面色急速变换,强忍心中悲愤与惊疑说道:“不可能,当年盈盈跳崖的时候,腹部明显高高***,还怀有孩子,怎么会先生下小桐?难道……”

张顺面露微笑,缓缓道:“没错,蓝姑娘怀的是双胎,可怜那个孩子,还没有来得及出生,那些畜生就已经赶到了我们落脚的地方!我家主人让我抱着孩子赶紧逃命,匆忙间只来得及将这只木雕的土鳞神兽放进孩子的襁褓之中……”

张小桐低低的啜泣,抚摸着脖子上戴着的木雕土鳞,泪流不止。

张顺继续道:“我家主人一边保护蓝姑娘撤退,一边与那些人交手。无奈虎落平阳遭犬欺,竟然渐渐被他们逼到了悬崖边上。我本事低微,但是又不忍心逃走,只好抱着小桐偷偷跟在后面上了山顶,亲眼目睹了他们二人跳崖而死!”

“我不敢哭,也不敢喊,只能抱着小桐逃命。谁知下山时竟然一不小心跌落山崖,摔断了一条腿。菩萨保佑小桐,她的襁褓竟然落在了一丛灌木上,毫发无伤。”

“我胡乱折了根树枝,将伤腿固定,抱了小桐,强撑着来到山下。谁知冤家路窄,竟然遇到了姓单的两个狗贼!他们虽然没有认出我,但是见我形迹可疑,就要下手杀了我。”

“我赶忙跪地求饶,谎称我是与良家女孩私通有了私生子,被女孩家人追打逃命才落到这步田地的。那两个狗贼虽然半信半疑,但是因为急于赶路,竟然放过了我。”

“我与小桐死里逃生,无处可去。我不敢回昆仑山去,因为小桐太小,路途又那样遥远!于是我只好带着她一路向南,希望离那杨无极的势力越远越好。”

“当我历尽艰辛来到此地时,正遇见蓝庄主外出归来。我一眼就认出了您是那夜出现在山顶的蓝姑娘的兄长,于是我就拦住了您的马……但是这么多年来我却不敢告诉您实情,就是怕走漏风声,给你们招来麻烦,更怕害了小桐。”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夜里,小桐刚刚离去不久,那单久芳竟突然出现,逼问我当年那孩子的来历。他见我抵死不说,竟然突下杀手……”

说到这里,张顺面上突然露出极其痛苦的神色,挣扎着拉住张小桐的手,说道:“小桐,你……你要好好的……”一句话没说完,竟然气绝身亡。

张小桐扑到张顺身上,大声哭叫,怎奈斯人已去,回天无力。程毓起身将小桐抱起,向着前面的客房走去,留下蓝擎父子为张顺善后。

三日后,众人将张顺安葬,张小桐跪在张顺坟前痛哭不止,对天发誓:“二叔,您安心去吧!小桐定会练好武功,为您和爹娘报仇!”

程毓心情复杂至极,默默将小桐扶起,带着她回到山庄。

众人在蓝擎夫妇的内堂坐定,遣退下人,只剩张小桐师徒及蓝擎一家。

虽说张顺已经去世三日,但是众人似乎还是没能从这突然而至的事实中走出来,一时间气氛沉闷,无人开口。

蓝擎一想到自己的亲外甥女居然在自己家里长到四岁而自己竟毫不知情,就感到心如刀绞,觉得对不起妹妹,对不起小桐,虽有千言万语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程毓这几日心中更是五味杂陈,不断回忆起那些陈年的往事。

想当年程毓正是双十年华,行走江湖,与蓝擎一见如故,受邀至他家中小住。

他认识了当时年仅十八岁的玉龙山庄大小姐蓝盈盈,立即对她一见钟情,并且情根深种。而幸运的是蓝盈盈也并不反感这个温润如玉却又豪气干云的翩翩公子。相信假以时日,自己必会赢得佳人青睐,与她共结同心。就连蓝擎也默许了程毓对盈盈的一番情意,希望自己的好友能够成为妹婿。

然而,造化弄人,也是在那一年,素有“魔道领袖”之名的昆仑山摩崖宫宫主梅夜乔装至中原游历,巧遇蓝盈盈,蓝盈盈的一颗少女芳心竟然被梅夜那与众不同的英武气质所打动,遂不顾家人反对,毅然与梅夜私定终身。以至于受其所累,被所谓正道武林人氏追杀,最终殒命。

梅夜与蓝盈盈二人在逃避追杀期间,曾到过南阳程府请求庇护,无奈程远风因忌惮杨无极的势力庞大,竟然瞒着程毓将二人偷偷送走。

后来程毓得知实情赶去相助,在中途遇到蓝擎,二人一路追赶,然而最终还是没能将梅夜与蓝盈盈救下,竟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上人惨死。程毓此后大病一场,也因此事几乎与父亲决裂。

而今,程毓突然得知自己辛苦养育教导十年,视如亲生女儿般的张小桐竟然是自己的心上人与情敌所生的孩子时,他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诸般滋味齐上心头。这突如其来的真想竟然让这位自认经历过各种人生风雨不会再为任何事情所动的如玉公子感到不知所措,因此也是呆坐当场,一语不发。

张小桐这几日遭逢人生中第一次重大打击,三日来几乎水米未进,容颜憔悴不堪,坐在椅子上发呆。

其余人等更是噤若寒蝉,不敢轻易发声。

最后,还是黄诗韵缓缓起身,来到小桐面前,拉住她的手,道:“好孩子,跟舅母去休息吧!”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