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嫁到(顾少霆夏绾绾)
萌宝嫁到(顾少霆夏绾绾)

萌宝嫁到(顾少霆夏绾绾)

分类: 现代言情

时间: 2020-08-06

阅读器下载

小说介绍

话音未落,她便双手捂着脸向门外跑去。萧季然见状,立刻伸手将她拉住。他俊脸一沉,冷冷地向夏若若看去:“没看到安安怀孕了吗?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见他如此护着这女人,夏若若只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神秘的大手,硬生生将心脏撕成了两半。这种呵护,他却从不曾给予自己这个妻子半分。

萌宝嫁到(顾少霆夏绾绾)在线阅读

“季然,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夏若若握紧了手中的孕检单,笑容比蜜糖还要甜上三分。结婚三年了,她终于怀上了他的孩子,这让她又惊又喜。

没有人知道,她是有多盼望这个孩子。

三年来,他们***冷到了极点。或许有了这个孩子,他就会打开心结和她重新开始吧。

在拿到孕检单后,夏若若第一时间便来到了公司,想要和萧季然一起分享这份喜悦刚准备推门而入,笑容突然偿在她的脸上。

“季然,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门内,传来了余安安可怜兮兮的声音,“若若她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呢?”

“你不用管,我会照顾你们母子一辈子的。“阴冷的空气中,萧季然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凉薄。

夏若若心脏骤然一紧。

不,不会的,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他们又怎么会背叛自己呢?

极度慌乱中,她还是一把将门推开。

余安安挺着硕大的肚子,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整个身体都靠在萧季然身而萧季然正小心翼翼地替她拭去眼角的泪痕,仿佛怀中抱着的是某件易碎的无价之宝,目光更是自己从未曾见过的温柔。

夏若若只觉得头胀的厉害,耳道里仿佛钻了上万只苍蝇般嗡嗡作响。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的心仿佛被某种锐利的物体恶狠狠地刺了一下,锥心刺骨的痛。

一看到她,萧季然眼底的温柔瞬间消失,沁入骨髓深处的寒意悉数散发出来,冷的让人遍体生寒。

“你来做什么?”他根本不屑于回答她的问题,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对自己的侮辱。

看着余安安高高***的腹部,夏若若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孕检单。

锋利的指甲透过纸张刺破了她的掌心,洁白的纸张被殷红的鲜血浸透,看上去分外触目惊心。

“你说我来做什么?“她眼底升腾起两团愤怒的火焰,厉声质问道,“我不来的话,又怎么能看到这精彩的一幕?萧季然你混蛋,你找谁不行,为什么偏偏是她!”

余安安微微低着头,充盈的泪水似乎要立刻溢出眼眶:“若若,对不起,我不该来这里的!我这就走,我保证再也不会在你们面前出现了。”

话音未落,她便双手捂着脸向门外跑去。

萧季然见状,立刻伸手将她拉住。

他俊脸一沉,冷冷地向夏若若看去:“没看到安安怀孕了吗?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见他如此护着这女人,夏若若只觉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只神秘的大手,硬生生将心脏撕成了两半。

这种呵护,他却从不曾给予自己这个妻子半分。

夏若若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苦涩的泪珠夺眶而出:“家,原来你还有家?结婚三年了,萧季然你一共回去过几次?呵呵,亏我还以为你整天在忙呢,原来是在忙着陪这个女人!”

余安安哭的梨花带雨,瘦弱的身体如风雨中一片无枝可依的枯叶般瑟瑟发抖:若若,你真的误会了,我和季然私下只见过两次。季然,你也别生气。我知道,你还在为当年季冰的死怪她,可我相信若若不是故意的。就算是季冰欺负她,她也不会对狠下心来自己的小姑子下毒手的,她一定是无意的!”

一听她提及萧季冰,萧季然脸色陡然一变。

妹妹的死,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一道永远也无法愈和的伤疤。

“余安安你给我闭嘴,给我滚出去!“夏若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伸手去拽余安安胳膊,“我说过我没杀人,我没杀过任何人!”

余安安尖叫一声,宛若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鸟般迅速躲在萧季然身后。

萧季然沉着脸,一把将夏若若的手腕扣住,阴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警告:“出去!”“凭什么让我出去?该出去的人是她,是这个见不得光的***!”她拼命地挣扎着。挣扎中,那张浸染了点点血渍的孕检单从手中脱落,飘飘扬扬地落在了他的脚下。

萧季然漂亮的眉头微微一婆,弯腰拾起。

冰冷的目光从纸上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亮刚从他那比夜还要漆黑的眸子升起,便又如烟花般迅速消散。

沉默了许久,萧季然才冷冷地说:“原来你怀孕了。正好,等安安的孩子生下来,你就一起养着吧。”

一听“怀孕”二字,余安安眼底掠过一抹阴毒的神色。

“你让我养她的孩子?”夏若若一脸震惊。

她觉得他一定是疯了,竟然想出让自己养***孩子的主意。

萧季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夏若若心重重一沉,冰冷的泪水顺着苍白的脸庞滚滚滑落。

良久,她才哑着噪子说:“萧季然,我们离婚吧,这个孩子我也会打掉的。”三年了,和一个恨不能将自己碎尸万段的男人生活了整整三年,她真的累了。

三年了,她不知道解释过多少次,萧季冰的死和自己真的无关,可他却连半个字都不曾相信。

萧季然脸色更加难看了,凛冽的骇人气息刹那间笼罩四周,阴冷的空气中仿佛飘浮着些许细小的冰渣。

“做梦!夏若若你心狠手辣、丧尽天良,还杀掉我唯一的妹妹,如今还妄想用离婚来逃避自己该受的惩罚?我真想把你的心剜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的,为什么恶毒到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杀掉?”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为什么不离婚,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孩子?

难道,他不应该感激自己主动给那对母子让位吗?

夏若若只觉得头痛欲裂,一时间根本无法猜透这个老谋深算的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他面前,她那点智商压根就不值一提。

余安安泪盈盈的眸子一转,哭的楚楚可怜:“不,你们别离婚,也别打掉孩子!该打掉孩子的人是我,我这就去医院!”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描述,堪称一绝的好文。

猜你喜欢